不 道 归 期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12-30 13:04

  “各位朋友,高速封路了,我们去不了绩溪,今天的行程得改变。”吴导游略为遗憾地告诉大家。

  “高速走不了,我们走公路,来到这里就必须去龙川走走!”姚队长颇为霸气地说着。

  于是,汽车冒雪出发。

  到达龙川时已是下午三点多,我们一行人裹紧衣帽,走下车来,虽是寒气袭人,但大家却是热情高涨。

  一座飞檐建筑赫然于眼前,白雪覆盖在屋顶上,和棕梠色的梁柱正好相得益彰,素雅而雄伟。红匾上“中国龙川”四个字高悬在檐口之下,尤为大气。大家迫不及待地奔过去,却见大门小门紧闭,原来是因为下雪而停止营业,大家或多或少有些失望,吴导游见此,微笑而言:“我带你们到村子里走走,说不定能看到更为特别的景致。”“那走吧!”

  刚走不了几米,遇到一红衣女子,吴导游向她打听胡锦涛的爷爷的故居,这一问竟问出一个导游来,原来红衣女子是这里的导游。世事真是奇妙呀,冥冥中一切自有其最好的安排。

  在红衣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胡炳衡(胡锦涛的爷爷)的故居、奕世尚书坊、少保府、胡氏宗祠等,说是参观,其实只是从这些景点的门前走过,因下雪之故,各个景点都不开门。你或许会认为有些遗憾,其实一点也不遗憾。

  冬雪下的龙川,美得令人心醉。此时薄雪覆盖,龙川更像一个典雅娴静的女子,温婉如玉。一条水街,穿过村庄;水街两岸,溪石圆润,疏柳如烟;一溪浅水,清澈见底,潺潺而流;小桥拱腰,横卧溪上;古树参天,亭台安然;牌坊耸立,民居错落。只静静地站在桥上,什么都不说,就已经缱绻了一帘的诗意。我们忍不住以水街为背景拍了几张照片,回程时仔细一看,却发现:水街,她是永远的风景,而我们充其量只是背景。

  水街之水静静流淌,注入登源河,登源河乃绩溪县的第一大河,是母亲河。

  龙川四周山脉绵延平缓,曲线柔和,在这里,就连山也长成了温柔的模样。

  雪很快就停了,雪天的龙川很安静,没有旅客的喧闹,只是偶尔见那么几个村民,他们或三两人在屋里闲聊,或提着火篮子在巷子里慢慢悠悠地走着。村子里的房屋古老,小巷蜿蜒,古树丛竹,白墙灰瓦,使这里有了一层神秘、宁静的古风古韵。

  走长长的巷子过短短的桥,这应该是龙川的特色,这里的巷子交错,同中存异,大多数是中间铺着带花纹的石板,石板两旁则是灰黑色的卵石,那些带花纹的石板让冰冷古老的小巷瞬间有了温度,有了无声的温柔;也有的用古老的青石板铺成,那一块块形状各异的青石板被故意铺排得不整齐,左右前后都留了空隙,踩在青石板上一不注意就能走出舞步的感觉。龙川的巷子狭小悠长,宁静清幽,悄悄走过,偶尔可见广告彩旗,或写着“某某小吃”,或写着“某某纪念品”。忽儿有轻风滑过,彩旗飘飘扬扬,沙沙作响,在这样古老的巷子里,让人禁不住有了悄然穿越的感觉。

  水街旁,家家临水,户户可舟,小河静静地流淌在每家每户的门前窗后。这里白墙灰瓦马头墙、石板小巷牌坊亭,在溪水的临照下,构成了一幅幅恬静自然的水墨画卷。那水那桥那古老的建筑和那冷硬的青石板也都因了人的比邻而居而多出了一份生动、多出了一份韵味。

  雪天秀水,小桥人家,这里处处都写满了古韵诗章。初雪飘飘,落在马头墙上,落在灰瓦上,落在矮墙上,落在小巷的石板上……我们踏雪而行,巷子里、小桥上便有了浅浅的脚印,歪歪斜斜,大大小小,宛如烙印在岁月中的花朵。

  小桥流水装饰了龙川,而龙川也装饰了我的梦。这一刻,有了不恋昨昔,不问未来,不道归期,就这样静静地停歇在这个古老的乡村的想法,在这里,走小巷,过小桥,春看花开,夏戏溪水,秋踏落叶,冬见白雪,岁岁年年。

  (编辑:陈悦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