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 静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3-08 18:33

  3.jpg

  春 意  郑梓琪  摄


  2015年“世界杰出华人设计师”得奖人卢志荣,以建筑、空间、家具设计享誉欧洲,他认为,自己的作品有安静、平和的特点,从不会冲着人们“大喊大叫”,只会默默地引导人们走近一些、细细观察。“安静是中国文化以及任何一种文化经过沉淀、积累后所体现的本质。”卢志荣如是说。

  在灿烂的中国文化中,“静”一直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内敛的中国人表现出来的普遍心态是喜欢安静、追求安静,“静”成为中国人修身、养性和处世的基本准则。《左传》对楚武王及其夫人邓曼一段对话的记载,就很好地体现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对精神世界的普遍需求。据载,楚武王对其夫人邓曼说“余心荡”,邓曼悲伤地回答他:“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这段对话的意思是,楚武王对夫人邓曼说:近来我心神不宁,六神无主,无法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邓曼回答他:您之所以烦躁不安,是因为您内心失去了安详;既然内心失去安详,您所拥有的一切也就快要失去了。由此可见,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人就已经普遍欣赏和追求心灵上的安静,并对内心安静的重要性有所认知。

  “静”从表面上看好像是一种心理现象,其实是一种文化现象。追溯中国“静”文化的源头,应该来源于老庄的哲学。老庄哲学的一个重要理念是无为,老子的《道德经》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以为“无”是宇宙里的最高境界;庄子师承老子思想而加以发扬光大,说“泰初有无,无有无名……无欲而天下足,无为而万物化,渊静而百姓定”,强调“无”是万物之本源。坚持无为的结果就是清静,所以老子告诉我们“大音希声”。

  儒家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曾子也提出“静心”和“修心”的命题,在其重要著作《大学》指出:“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意思是说,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必须先从“知道并确定方向和目标开始”(“止”的意思是“目标”“方向”“定”的意思是“确定”“确立”),当有了明确方向和目标之后,应该坚定不移,坚定不移就不会被其他诱惑所干扰,心不妄动、心不二用,就能获得身心安详,身心安详方可思虑周到,思虑周到就终有所成。儒家思想自汉武帝开始便成为主导中华文化的核心圭臬,儒家经典著作《四书五经》把“静”列为实现君子“三纲”目标的重要步骤,自此“静”就成为了中国人追求自我完善的最高境界。一代名相诸葛亮在《诫子书》中就这样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意思是一个人只有恬淡寡欲才能恪守气节,只有内心宁静才能达到深远的境界。一个“静”字,道出了中国历代先贤共同追求的终极境界。

  普遍反映人们精神发展的古典诗词就更能体现中国的“静”文化。南朝诗人王籍在其作品《入若耶溪》中,不仅以巧妙的笔法去表现若耶溪的幽静:“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更是以一个“逾静”、一个“更幽”来表现了诗人对幽静的欣喜和沉醉。南宋辛弃疾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的诗句,用“明月”“惊鹊”“清风”“鸣蝉”构成了乡间特有的宁静的画面,同时表达自己对这种静谧风光的喜爱。此外,唐朝诗人王维留下了“月明松下房栊静,日出云山鸡犬喧”的千古绝句,白居易也有“澹然无他念,虚静是吾师”的诗句,清朝的袁枚更是有一首诗就叫做《静里》:“静里工夫见性灵,井无人汲夜泉生。蛛丝一缕分明在,不是闲身看不清。”关于“静”的名句,在中国经典的古诗词中可以说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不难看出,“静”是中华文化的核心部分,中国人对“静”情有独钟。然而,随着中国的快速转型,整个社会和社会中的个人越来越躁动不安,在今天这个喧嚣的时代,要获得一份内心的宁静已经是一种难得的奢望了。我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新的社会环境里,重新构建一种安静文化是非常必要的。

  (编辑:陈悦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