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年味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2-04 05:55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潮汕的农村,度过了我的童年和少年。那时候过年的年味,是从腊月底就开始的。随着年的到来,年的味道也在村里弥漫开来。人们一下子忙活起来。

  我们乡里的传统,过年家里要做鼠壳粿.带上糯米去爆成爆米花就是小孩子的事。母亲会将几斤糯米,用一个布袋装着,叫我带到隔壁的上围村,一家专门爆米的人家,请他将糯米爆成爆米花。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大班人在排队了,多是小孩。等到米爆完后带回家,还需由母亲再碾成粉状,加上炒好的花生米,也碾碎了,与芝麻、白糖等佐料,搅拌均匀。这就是鼠壳粿的馅。那时候,馋嘴的我经常偷吃这种馅,又香又甜。粿皮则是用糯米粉糅成的。捏成团状再用粿盖印出来。我的曾祖母年过80,特别擅长做鼠壳粿,她做的粿皮薄粿靓。

  年底的理发店生意最为热闹。每个人都要理个过年头,很多爱美的女人要在美发室通宵达旦的排队,只为了大年初一能令人眼前一亮。做衣服的裁缝店生意也火爆。过年要穿新衣服,那时候的衣服很多都拿布匹到裁缝店做,每年都有不同的流行款式。人们平时很少做衣服,就是过年时这一套新行头。

  随着年的越来越近,年的味道越来越浓。人们连走路的脚步也快了许多。俗话说“二七二八,行路小走”。还不时有人叫嚷着“洗脚唔赴过年”。年底的人们该有多忙呀!但都在忙啥呢?忙买年货,忙“采囤”(家里大扫除),忙杀鸡宰鸭,忙拜神。年二四老爷就上天了,神庙里的老爷像前放下了布幕,但灯还点着。人们的拜祭也不因老爷没在就稍微有些怠慢。

  年的气味充满了每个角落。大人们都行色匆匆,而放了寒假的小孩已经开始点起了鞭炮,吹起了气球。到了除夕傍晚,便有零星的爆竹响起。有舞狮子的挨家挨户舞狮,在门口舞一会,如果主人同意,立即就把狮子舞进家里,在屋里的四角摇头摆尾,似乎要荡尽这屋里的晦气。主人照例应该给几毛几块钱。这种狮子,俗称“乞食狮”。

  家里大人在准备着年夜饭的菜式。我父亲擅长做“虾卷”,就是用鸡蛋、肉块、荸荠、虾仁等等搅拌成馅,然后用腐膜包起来,卷成一条,先蒸熟,后切块油炸。在吃年夜饭之前,要先拜祭祖先,慎终思远,过年了,给祖宗烧点纸钱。年夜饭是一年最丰盛的一顿,小孩子可以随便吃,即使吃相不好,大人也不会骂。从除夕到大年初一,是不许骂人的。

  大年初一,一大早,鞭炮声此起彼伏。小孩起了个大早,赶紧穿上新衣服,出门捡未燃的鞭炮,听到哪里鞭炮响,就往哪里跑。或者跟在舞狮子的后面,穿街过巷,以至于都忘了回家吃饭。

  不同于年前的忙乱,到了初一,人们一下子就清闲了下来。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有了一年少有的休闲时间。一早起来,人与人见了,都格外和气,格外的彬彬有礼,见了面都会说“新正如意”,另一个就会说“同同如意”。

  小孩有小孩的玩耍,大人有大人的游戏。忙碌了一年的大人,这时候经常会聚在一起打打牌,甚至赌点钱。

  大年初二,是嫁出的女儿回娘家的日子。小孩子会跟随着父母回到外婆家。外婆家,总是一个温馨的记忆。

  过年那几天,最热闹的当属大队(现在的村公所)前。按惯例,几个村会有篮球比赛,从初一一直赛到初三。忙了一年的村民,一下子变成球迷,把球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平时的篮球爱好者一下也都成了球星。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更多的是人看人。大家看着都很开心,喜气洋洋。

  灯谜棚也是围了一大群人,猜谜的人每念一句,谜棚上就击一下鼓,咚咚咚三声,猜对了再击一下鼓,随即丢下了两个大桔,做为奖品,猜谜的人稳稳地接了。

  晚上是潮剧的演出,有时请潮剧团来演,有时就是村民的自娱自乐。那时候村里都有潮剧团。一个邻居演了陈世美,以至于现在见到他,还总想到了陈世美。

  也有放电影的。城镇有电影院,农村则是露天电影。傍晚的时候就要去占位,铺一张席子,或摆几张椅子。放电影时还有解说员,解说着电影里的对话和剧情。小孩子喜欢跑到银幕背后去,在背后照样能够看电影,只不过图像是反着来。放电影都在灰埕,那里聚集了许多的小摊,卖气球,卖鞭炮,卖各种各样的“物食”,有腌洋桃、腌“鸟梨”、甘蔗等等。小孩子有了压岁钱,就是这些摊子的主顾。

  亲友上门拜年,手里都拿着一对大桔(柑),进门把一对大桔往人家桌上一放,口里连声说新年大吉。但走的时候主人是一定要把大桔转还给客人的,这叫“转敬”。如果主人一时忘了,客人也会提醒:还有一对大桔。主人就会马上把“大桔”转敬给客人。

  过年最高兴的还是小孩子,有新衣服穿,更重要的是还有压岁钱。虽然年一过,父母一般会把钱给要回去,说是留着交学费。但就保管了这几天,孩子们也是高兴的。

  正月里,各个村都有游神活动。每一次游神,就是这个村里最热闹的日子,寄托了人们对新年美好的愿望。

  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但我还是喜欢过年。喜欢过年时的那一份喜庆,那一份祥和。每个过年都差不多。年三十,我会贴好了春联,然后一家子前往父母家过年。平时拥堵的道路,一下变得冷清,一切看起来都显得很干净。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家里,万家团圆。到了家,一家人吃了年夜饭,其乐融融。电视机一定开着,节目里都是新年祝福的话语,我就喜欢这一份热闹。

  (编辑:陈悦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