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揭阳科第耆寿匾例说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2-04 05:55

1.jpg  

  榕城区西门许氏宗祠兼具科第功名和耆寿之美的“重宴鹿鸣”匾。

2.jpg

  揭东区玉滘镇山美村先贤郑大进大夫第贺郑大进母亲江氏之寿的“瑞凝天姥”匾。资料图片 

3.jpg 

  清代乾隆年间揭阳科第耆寿名匾,当推榕城西门许氏宗祠的“重宴鹿鸣”和梅冈都(治所在今揭东区玉滘镇山美村)先贤郑大进大夫第的“瑞凝天姥”这两块匾额。

  “重宴鹿鸣”匾:

  兼具科第功名和耆寿之美

  许氏宗祠的“重宴鹿鸣”匾是清代两广总督李侍尧赠贺揭阳先贤榕城人许登庸荣赴乾隆二十四年(1759)己卯科广东乡试(省试)中式者(举人,俗称“乡进士”,雅称“孝廉”)之鹿鸣宴,许登庸乃上届同科举人,60年后再度赴宴,故称“重宴鹿鸣”。此类宴会是明清两代循古例为乡试中式者所设。科举时代,乡举考试后,地方长官宴请得中举子,或放榜次日,宴主考、执事人员及新举人,歌《诗经·小雅·鹿鸣》,作魁星舞,故美其名曰“鹿鸣宴”, 亦作“鹿鸣筵”(朝廷为殿试中式者进士所设之宴则美称为“琼林宴”)。亦可喻指中举,如林清扬《曾右丞墓志铭》有:“公姓曾氏,讳习经……二曾特起,同歌鹿鸣。”所引后两句指清末揭阳先贤曾习经与其兄曾述经同时中式光绪十五年(1889)己丑科广东乡试举人。许登庸中式举人的科次为康熙三十八年(1699)己卯科广东乡试,十六年后登进士第(康熙五十四年即1715年登乙未科三甲八十三名进士),仕太原知县,致仕(退休)后任榕江书院山长。许登庸获此重赴鹿鸣宴殊荣时,已80多岁,属耄耋高寿之年。他是在中式康熙己卯科举人后相隔一甲子荣赴乾隆己卯同科的鹿鸣宴,故曰“重宴鹿鸣”。故此匾兼具科第功名和耆寿之美,或为旧时揭阳乃至潮州府同类匾额唯一孤例之文物(据调查,清代饶平县隆眼都人陈廷光,字笃序,号晦洲,年二十二中式康熙三十二年即1693年癸酉科举人,至乾隆十八年即1753年癸酉科时,年八十有二,重宴鹿鸣,时广东巡抚苏昌赠以联曰:“与宴重逢攀桂日,问年已越钓璜时。”惜乎未见相关匾额)。因先贤许登庸后来荣登进士第,以致有人对此匾作解读时出现了混误——将其释之为进京重赴同科进士宴。如是,则当题额为“重宴琼林”(古潮州此类未考),非也。此匾落款中有“为乾隆二十四年己卯科鹿鸣重宴许登庸立”,事详义明。

  “瑞凝天姥”匾:

  赠贺郑大进母亲江氏之寿

  “瑞凝天姥”匾位于今揭东区玉滘镇山美村先贤郑大进大夫第的中厅,与上述许氏宗祠“重宴鹿鸣”匾同为清代乾隆年间揭阳耆寿名匾。此匾左题“恭祝诰封淑人郑老太太江太夫人八十二寿”,匾右题“揭阳县知县萧应植拜题拜书”。赠贺此匾者乃清代揭阳县知县萧应植,时为乾隆三十五年(1770),先贤郑大进(1709~1782)之母江氏太夫人82岁寿庆。

  “瑞凝天姥”四字,“瑞凝”,作吉祥积聚、形成解。“天姥”,用以尊称齿德俱尊的女性像天姥山女神一样长寿(苏州市今有民国十四年即1925年刘氏寿匾“天姥峰高”)。“姥”,普通话读mǔ,潮音读同[m2(姆2)]或[lao2(老2)].但光绪《揭阳县续志·寿妇》(卷之三)对此匾的记载存在混误,载此匾为郑大进之妻江氏夫人“当八十二之年”知县萧应植所赠贺,并将匾额名称记为“瑞徵天姥”。“凝”与“徵”虽有一义项“形成”相同,但所记名称与原匾不符,欠妥!指称对象混误,其谬甚矣!

  先贤郑大进的母亲和妻子均为江姓,郑府寿匾指称的江氏为郑母而非郑妻。据光绪《揭阳县续志·贤能》(卷之三)“郑大进”条载:“(乾隆)九年,谒选,(郑大进)以知县用,初宰肥乡。调南皮,迁大名府同知,所至皆有政绩。未几,丁外艰。十九年,服阕……二十九年,擢山东济东道,历署按察使、布政使。三十三年,迁两淮盐运使……三十六年,丁内艰。三十九年,起为浙江按察使,未行……四十六年,授直隶总督……十月,以疾薨于位,年七十有四。”而《清史稿·列传》“郑大进”条则载:“(乾隆)三十六年,(郑大进)丁父忧,去官……四十六年,授直隶总督……四十七年……卒,赐祭葬,谥勤恪。”上述两史志对郑大进的“丁忧”记载并不一致。上述揭阳旧志收载有郑大进同科进士、清代乾隆年间刑部尚书秦蕙田(1702~1764)为郑父郑养性所撰《赠布政郑养性墓铭》一文,此铭文中的“布政”为郑父貤封之官衔,当在郑大进出仕济东道布政使期间,结合铭文作者秦蕙田的卒年,则郑父的卒年在乾隆二十九年(1764)之前。又据上述揭阳旧志所载郑大进“未几,丁外艰。(乾隆)十九年,服阙。”据此,《清史稿》所载乾隆三十六年郑大进“丁外艰”(父丧)应为“丁内艰”(母丧)之误,也即郑府立此寿匾次年,江太夫人去世。

  此匾赠贺时间为乾隆三十五年,时郑大进在两淮盐运使(文官三品)任上已历三年,约62岁,与母亲江氏(寿82岁)相差约20岁。如果匾额赠贺的对象是郑妻江氏,则夫62岁而妻82岁,悖谬失实!郑母江氏于次年即乾隆三十六年(1771)去世,故揭阳旧志言“三十六年,丁内艰”(旧时丧制名:凡子遭母丧或承重孙遭祖母丧,称丁内艰。凡子遭父丧或承重孙遭祖父丧,称丁外艰),郑妻江氏,寿103岁,揭阳旧志“寿妇”有载。匾额所载郑母江氏诰封“淑人”,与郑大进时任两淮盐运使官品为文官三品相应(淑人,古命妇封号,明清两代为正三品文官之祖母、母、妻封号。郑大进之妻江氏,为一品夫人封诰)。所以,郑府“瑞凝天姥”匾乃赠贺郑母江氏之寿匾无疑。

  上述两匾的传说或记载,存在的混误,大小有差,而旧县志对先贤郑大进府第寿匾记载之失,实为地方文史之憾!

  (编辑:陈悦申)